7.2.4 定语从句与不定式-英语语法新思维-高级英语-友谊教程网-www.01ue.com

7.2 定语从句的简化

对于定语从句的简化问题,讨论起来稍微复杂一些。首先可以肯定的是,不是所有的定语从句都可以简化,这背后的原因有很多,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原因就是与定语从句本身的结构有关。于是我们首先要考虑的是,什么样的定语从句才能简化为短语。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定语从句可以简化为什么样的短语,是分词短语、是不定式短语,还是其他形式的短语?对于这些问题,我们在本节的内容中都会有交代。

7.2.1 定语从句如何才可能简化为短语

我们先来看看下面这个例句:

The man that I saw at the party last night is my teacher.

妙语点睛 这个定语从句的结构特点是:关系词that作从句谓语saw的宾语,此时,我们可以把that省去。比如说成:The man I saw at the party last night is my teacher.但是,对于这样的定语从句,我们是无法把它简化为短语形式的。 由此可以得出一般规律:关系词在定语从句中充当宾语,这样的定语从句不能简化成一个短语。只有当关系词在定语从句中作主语时,才能把定语从句简化为短语。

精品译文 我昨晚在聚会上碰到的那个男子是我的老师。

7.2.2 定语从句与短语

我们知道,定语从句是放在被修饰的名词后面的,因此定语从句是非常重要的一类后置定语。说它重要,不仅是因为它经常出现,更重要的是其他用作后置定语的短语都可以看作是定语从句简化后的结果,或者说都可以用定语从句来改写。请比较:

1 1) The people who were responsible for the incident were all punished.
2) The people responsible for the incident were all punished.

妙语点睛 在例句1)中,是定语从句who were responsible for the incident后置修饰people。在例句2)中,是形容词短语responsible for the incident后置修饰people,可以看成是由例句1)简化后的结果。

精品译文 对此事负有责任的人都受到了惩罚。

再请比较:

2 1) the girl who was standing in the corner
2) the girl standing in the corner
3) the girl in the corner

妙语点睛 在短语1)中,由定语从句who was standing in the corner后置修饰girl。在短语2)中,由分词短语standing in the corner后置修饰girl,可以看成是由短语1)简化后的结果。在短语3)中,由介词短语in the corner后置修饰girl,可以看成是由短语2)进一步简化后的结果。

精品译文 1)当时正站在角落中的女孩

2)站在角落中的女孩

3)角落中的女孩

由此我们看到,各个短语(如形容词短语、分词短语和介词短语等)作后置定语,其实都与定语从句有着密切的关系,都可以统一于定语从句。相应地,若把一个定语从句进行简化,那么简化后的结果必然也可能是这样的一些短语,如分词短语、介词短语、形容词短语或不定式短语等等。因为本节主要是讨论定语从句与非谓语动词的关系,所以我们在这里只讨论定语从句简化成分词短语和不定式短语的情形。

另一方面,有一个问题我们不能忽略了,即在上述简化的过程中,短语的意思有所改变了。比如在第2组例子的短语1)中,由定语从句who was standing in the corner我们可以明确地知道,这里谈的是一个过去进行的情形,即“当时正站在角落中的女孩”。而在短语2)中,由分词短语standing in the corner我们看不出这个过去进行时态了,这里的standing可以相当于说who is standing或who was standing,甚至是一般情况如who stands或who stood等。由此可见,后置定语与被修饰名词之间的逻辑语义关系变得模糊了,不像定语从句表达得那么明确。再看短语3),连分词standing都没有了,只保留了in the corner这个介词短语,这里的含义就更模糊了,比如说这个女孩可能是standing in the corner,也可能是sitting in the corner,也可能是lying in the corner等。

再请比较定语从句与分词短语在明晰性方面的巨大差异。比如:

3 1) The person writing reports...
2) The person who will write

从这个例子中我们看到,一个分词writing可能对应的谓语形式是如此之多,而每一种谓语形式所表达的时间都是不同的。换句话说,这些明确表达时间的谓语动词若简化为分词短语,都只有一种形式即writing,则会失去其精确性。

所以,把定语从句简化为非谓语的形式,虽然结构变得简洁(concision)了,但这是以明晰性(clarity)为代价的,即逻辑语义关系的明晰性降低了,意思变得模糊了。对此,读者应该有所了解。这是某些定语从句不能简化成分词短语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们将在接下来的7.2.3小节讨论这一点。

7.2.3 定语从句与分词

在关系词充当定语从句的主语的前提下,如果从句的谓语是实义动词,那么此时的定语从句简化后一定就是分词短语,包括现在分词短语和过去分词短语。

一、分词的动作与句子谓语的动作之间的时间关系

正是由于上面讨论过的定语从句与分词短语在明晰性方面的差异,所以有的定语从句可以简化为分词短语,而有些定语从句则不能简化为分词短语。判断能不能简化,关键是看定语从句的谓语时间与主句的谓语时间之间的关系。为什么呢?

在6.1节我们讨论了现在分词和过去分词的不同意义,比如现在分词可以表示“主动一般的动作”和“主动进行的动作”,过去分词可以表示“被动一般的动作或完成的动作”和“主动完成的动作”。以上只是说明了分词作定语的语态(voice)和体态(aspect)的特点,并没有涉及动作完成的具体时间上的概念,比如没有说现在分词是表示“现在进行的动作”还是“过去进行的动作”。这是因为分词动作的时间要通过句子谓语动作的时间体现出来,且两者一般是一致的,比如同样表示过去,或同样表示现在。比如:

1 1) The men working on the si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