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党夺回众议院 新版北美自贸协定能否闯过国会关?|自贸协定_新浪财经_新浪网

  民主党夺回了众议院,新版北美自贸协定能否闯过国会关?

  “从理论上讲,应该不会有麻烦——但你提交给国会的任何东西都是麻烦。”

 

  时隔八年,民主党终于又从美国选民手里接过国会众议院的多数党地位。这一改变会给美国不少政策带来影响,其中之一就是有待国会通过的新版《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轰轰烈烈地加征钢铝关税,引得世界各地贸易伙伴竞相“报复”之后,新鲜出炉的北美自贸协定显得尤为重要——它似乎可以证明,特朗普还是可以和其他国家达成自贸协定的。9月30日,美国与加拿大、墨西哥达正式成新版NAFTA——现已更名为“美墨加协定”(USMCA)。

  但特朗普本人似乎也对国会批准新版NAFTA信心不足。此前,他表示自己会在11月30日签署协议并提交国会,但他同时表示:

  从理论上讲,应该不会有麻烦——但你提交给国会的任何东西都是麻烦。这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一项协议,但他们会说:“好吧,特朗普喜欢它,因此我们不会批准它,这对共和党有利,我们不能批准它。”

  在11月初的中期选举后,外界终于可以确认,NAFTA的命运现在已经由民主党的众议员们所把控。

  与之前的协议相比,新版NAFTA对汽车、乳制品等在三国之间流动的货物规定进行了调整,特别是通过提高工资要求降低了墨西哥廉价劳动力的吸引力,目的是削弱汽车制造商和其他制造商迁厂墨西哥的可能。

  民主党对当前的协议还有什么不满意?大体来看,新的贸易协定已经涵盖了他们支持的一些政策,比如更强有力的劳工和环境条款,但批评人士抱怨说这些条款还不够,新协议没有足够强大的执行机制来确保墨西哥实施更严格的劳工规则,比如允许独立工会帮助提高工资待遇。

  不止如此,众议院许多共和党人也对贸易协定有疑虑,更不用说工会支持的民主党人。他们所担心的是,自贸协定有损美国主权,或者还会威胁到他们选区蓝领工人的就业机会。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贸易专家格里斯沃尔德(Daniel Griswold)强调,许多民主党人长期以来一直反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而且也不倾向于支持新协议。“政府花了很长时间试图解决民主党对NAFTA的担忧,但我认为这些担忧是如此之深,以至于政府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

  在全国纳税人联盟关注贸易问题的布赖恩·莱利(Brian Riley)也表示:“我认为(众议院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不太可能会说,‘感谢有这份贸易协议,特朗普总统,我们现在就通过它。’” 

  民主党夺回众议院多数党地位后,佩洛西被广泛认为是美国下一任众议院议长。她在中期选举前就对《纽约时报》表示:“没有强制执行的条款(enforcement),你什么都没有。如果没有这一步——我们是否可以说——你只是给NAFTA起了个新名字而已“,“墨西哥必须通过一项有关劳工权利的法律,这还没有发生,但它是这项协议的前提。其中最重要的是劳工和环境方面的执行规定。执行、执行,还是执行。“

  当然,也有共和党人信心满满。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劳伦斯·库德洛说,制造业工人,尤其是汽车工人,是重新谈判的“最大赢家”。因此,“如果民主党真的是蓝领男女们的政党,他们就会支持这项协议。”

  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高级研究员莱维(Phil Levy)撰文分析称,众议院的民主党人未来有三种选择:接受协议、否决协议,重新谈判。

  毫无疑问,直接接受当前的协议内容是最能体现合作的方案。但是一旦接受,特朗普便在贸易和外交领域取得一大重要胜利——而这并非民主党人喜闻乐见。第二,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放行NAFTA,有损于民主党多年来控诉这项协定的立场。

  此外,民主党人当然也可以选择不通过NAFTA,声称虽然劳工条款得到了加强,但还是远远不够。不过,这依然会给民主党在政治上带来一些负面影响。那样的话特朗普之后就可以说, 都是因为“邪恶的民主党人”不通过,我们才不能拥有这样一份好协议。借此,他也可以不必对经济表现逊于预期负责。

  如果选择第三条路,即重新谈判协议,加拿大和墨西哥也不那么容易答应。

  美国维权团体“公共市民(Public Citizen)”贸易政策负责人沃勒克(Lori Wallach)对《华尔街日报》表示,如果贸易官员愿意与国会的民主党人、工会和其他团体合作,改善NAFTA现行的工作外包模式并提高工资,那么明年重新谈判NAFTA的决定就能获得广泛支持。

  “当然,”沃勒克说,“谁又能预料到,特朗普在这段时间可能会做哪些与贸易无关的蠢事来破坏这一前景呢。”

责任编辑:李园

http://finance.sina.com.cn/world/2018-11-20/doc-ihnyuqhi4999932.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