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和林:为什么金融业繁荣并非多多益善|金融业|社会|实体经济_新浪财经_新浪网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微信公众号kopleader)专栏作家 盘和林

  只有将金融限制在一个合理的框架内,制定更加完善的监管措施,对资金流动施加更多的正向引导,才能更好的发挥金融行业的积极作用,降低其产生的经济成本。

  日前,伦敦经济学院前院长戴维斯在Project Syndicate撰文称,成为金融中心或许并非好事,与作为金融中心好处相伴而生的是其他方面社会成本的增加。英国谢菲尔德大学近期发布的研究估算出了高度金融化给英国经济带来的成本,他们研究结果显示,1995年-2015年间,这一成本高达4.5万亿英镑,相当于英国两年GDP的规模。

  造成英国金融业经济成本问题如此严重的原因,是在于金融业的扩张速度远远脱离了经济的增长。而我国金融业同样发展过于迅速,体量增加非常快。2007年我国银行业资产总规模只有54万亿,十年间已达到236万亿,增长了3.4倍之多,远远超过GDP的增长幅度。证券公司的资管规模也从2011年时的不足3000亿增长到了18万亿之多,信托、券商、基金的资产规模也在2010年至2017年间翻了六倍多。

  繁荣过度的金融行业,的确会为经济发展带来巨额成本,而非多多益善,这也是我国最近一再强调金融业回归实体经济的原因所在。

  首先,从金融业本身来说,金融行业内部实际上是一个“零和博弈”,甚至是“负和博弈”,会造成大量的资源浪费。

  上市公司大股东在股市中一轮一轮低价增持、高价减持,证券公司、期货公司的巨额手续费、政府的印花税都使得金融行业本身的资金池每年要失血数千亿元,市场中的资金在不得到注入的前提下会不断减少,而流失的这部分资金也并没有造成产出的增加,这就产生了一部分经济成本。

  其次,我们再从金融业对于其他行业的影响来说,金融业的过快发展,压制实体经济的发展空间,从而增加经济成本。

  金融业的繁荣发展,会让人们更倾向于选择金融行业就业,而创业者们也更愿意从事金融行业,而不愿意踏踏实实做实业。人才作为新世纪最重要的资源之一,他们的选择将决定先进技术的发展方向,这会使得实体经济的社会生产力得不到转型升级,社会实际产出减少,造成社会对于人才的培养成本得不到相应产出的补偿,从而增大了经济成本。而且,资金也会更多的流向金融行业去赚取投机价差收益,而冷落实体经济部门,使得实体企业无法得到足够的支持,缺乏发展动力,造成社会产出的萎缩。

  同时,金融业的过快发展会伴随着杠杆率的上升,增加社会经济运行风险,这同样也是其造成的经济成本中的一部分。

  金融与信用是密切相关的,而信用与社会经济稳定也是密不可分的。金融业的蓬勃发展必然会造成社会整体信用的扩张,银行会增加授信额度,企业也会更多的通过金融市场进行融资,从而使得金融部门杠杆率攀升,不利于经济稳定。不仅仅是金融部门,由于金融市场的发展,政府等非金融部门的身影也会更多的出现在金融市场中,地方政府会更愿意通过地方融资平台进行债务、股权融资,在不知不觉中增加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这会对政府债务可持续性产生威胁,不利于财政安全。

  最后,金融业产生的目的,是为了通过不同金融工具在不同种类的金融市场交易的过程,更好的将资源在各个生产部门之间进行调配,提升社会整体生产率。可以说,金融业发挥作用的关键就是在与其他实体行业的紧密联系,金融业本身是无法增加社会实际产出的,金融业内资金的流动只有真正流向实体部门,才能生产更多的产出,当金融业的发展与生产部门完全脱钩时,资金在封闭市场内的流动并不会带来产出的增加,其所产生的股票等金融工具价格的上升仅仅是社会期望所造成的泡沫,其所代表的真实资产的价值并没有变动,这就会促使经济“脱实向虚”,有害于社会经济高质量的增长。

  窃以为,我们应当从英国金融业带来4.5万亿英镑的巨额经济成本案例中吸取教训,合理管控我国金融业的发展。其实,从我国正式推行降杠杆,稳经济、刺激实体经济发展的政策就可以看出有关部门已经察觉到我国金融行业发展所遇到的问题,但这还只是开始,只有将金融限制在一个合理的框架内,制定更加完善的监管措施,对资金流动施加更多的正向引导,才能更好的发挥金融行业的积极作用,降低其产生的经济成本。

  (本文作者介绍:知名青年经济学者,著名财经评论员)

http://finance.sina.com.cn/zl/china/2018-10-29/zl-ihnaivxq0969580.shtml